Soul Whisperer(一发完)

写在前面:

整篇文向稀有金属太太致敬。

文梗来自稀有金属太太在她的文下面的评论里的梗(已取得授权),文题来自稀有金属太太的建议,整篇文能够产出也多亏了稀有金属太太的鼓励。【不会艾特OTZ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篇成功写完的同人文。有很多不足之处欢迎来讨论指正啦【就是上LOFTER的时间不太多OTZ

 

内容预警:这篇文主盾冬和叉冬。盾冬HE,叉冬算是开放式结局偏BE吧。大盾有一点点黑,就一点点。

 

以下正文w

============================================

他梦见了黑暗。

 

仪器、金属、黑洞洞的枪口。

 

药剂的味道、束缚带、电流。

 

痛苦。

 

他仿佛尝到一丝血腥。

 

他在梦中颤抖。

 

一对金棕色眸子兀然出现,纵使带着阴霾和狠厉,依旧驱散了黑暗和痛苦。他接受他略显粗暴的安抚,接受他准备的热水和沐浴露,接受他酒精棉球冰凉的触碰,接受他做的散发香气的食物……他信任他。

 

但梦境开始变得血红,这一次金棕色的眸子也帮不了他,那是他洗不净的罪。

 

有的是远距离狙杀,看着目标迸绽出血红的花;有的是看着生命消逝在掌下,从痛苦的扭动挣扎直到停止;还有的是毫无人性的“协助审讯“……各种各样的记忆碎片闪过,都无一例外的红,染透了淋漓的鲜血。

 

他冒着冷汗痉挛。

 

===================================================

Team Cap除了睡梦中的Bucky以外全员到齐了,黑豹也到了。所有人都看着监控器显示屏,和显示屏中因噩梦而痛苦不堪的人。

 

“没了九头蛇的暴力压制,他的记忆正在越来越快的解锁。一旦他回想起全部,他会被负罪感折磨到死的。”Captain America用坚定的目光扫视全场,换了那种缓慢低沉却不容置疑的语气。

 

“他受到这世界的伤害已经够多了,我不能再眼看着他被那份不该由他承受的痛苦折磨到死。我决定——消除他掉下悬崖之后的所有记忆。”

 

夜半会议由这段令人惊诧的话开始,Steve的演讲口才用在解释和辩护上也一样让人为之动容。最终所有人都同意了——即使是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Steve的准备太充分了,他们不得不确信就目前情况来看清除记忆对Bucky来说是最能保护他的做法。

 

在所有人的沉默中Steve起身离席,留下一个背影。他的肩和背依旧那样宽阔有力,却不再像从前那样紧绷。仿佛卸下了心头的重任,身体也跟着轻松了似的。

 

 “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准备开始吧。”他背对众人摆了摆手,身影消失在门外。

 

 片刻之后,显示屏上出现了他的图像。Steve唤醒噩梦中的Bucky,看着他喝下一杯水,然后温柔的拍拍他的肩,擦去他的冷汗,又看着他睡下。


===================================================

他在猩红的海里挣扎,粘腻的血纠缠着他把他向深处拉。

 

窒息、恐惧、无助。

 

突然出现了岸,他拼命游过去,踏上一片黑色的土地。

 

他匆忙逃离那猩红色的海,深重的罪恶和血海一起被抛离在身后。

 

黑色的大陆上没有阳光,像是极圈内的极夜。钢铁的颓垣断壁上结出簇状的黑色的坚冰一样的晶体,到处都是危险的锋锐。他冷得瑟瑟发抖,浸满血水的衣裤结出黑色的冰晶。他被黑色包裹住,如同一柄危险的武器。

 

 身上的重量在增加,最终定格在一个熟悉的重量。他本能地抽出一柄匕首反手握在身前。

 

他快被冻僵的时候遇见了Rumlow。对方把他揽进温暖的怀中的时候他没有反抗,只是别过头去,那片红色的海已经看不见了。

 

===================================================

Wanda长出一口气,擦去额头上因脱力而渗出的虚汗。她接过Steve递过来的水,对上了那双浸透了关切的蓝眼睛:“七十年间的记忆太多,一次无法全部消除。这次我消去的是他背负的那些罪恶。等我缓一缓,再进行一至两次清除就可以完成。”

 

 

Steve鼓励地拍拍她的肩示意她好好休息,又转回房间另一端被重重仪器围绕着的Bucky床前。看着Bucky已经由挣扎无助变为冷漠隐忍的表情,他再次在心里道了个歉,为过去,也为现在。

 

===================================================

他觉得他被Rumlow带着一直走,,支离破碎的冰晶和金属碎片不再能划伤他。


他们走到一间安全屋,Rumlow递给他一盘热气腾腾的肉酱意面,拄着胳膊看着他吃完。便又启程跋涉,一路上只有Rumlow偶尔骂骂咧咧的声音。不久又走到下一间安全屋,Rumlow又魔术一般端出一碗海鲜焗饭,看着他吃完,然后再启程,如此往复。


其实他平时并不吃这么多东西,也不需要这么频繁的吃东西。但他一直吃着,却不觉得肚子被填满,只觉得食物的香气氤氲,充满了安全屋。

 

整个世界像地震一样摇动的时候他正坐在不知第几个安全屋里和披萨上的奶酪丝作斗争。Rumlow猛地坐直身体,却又塌下肩膀叹了一口气。丢来一片纸巾示意他擦擦嘴,Rumlow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军装。

 

===================================================

Wanda几乎是弹起身来:“Cap!我发现Winter Soldier的启动装置了!它不是物质层面的,而是精神层面的,怪不得我们的全面检查都没检测到!”


Steve蹙眉思考了一下:“能去除吗?”


Wanda:“我刚才触动了它。它就像一个强心理暗示,就是催眠师下达的指令。我觉得我可以根除它,但…过程中他可能会有些痛苦。毕竟启动装置深深地植根在他的精神层面中,即使身体做了麻醉,这种精神层面的动作一般都会投射成梦境…”


“去除吧,他不会希望这东西留着的。”Steve果断下了决定,转身又回到Bucky床前。

 

===================================================

他张着手臂,任由Rumlow给他换上熟悉的军装。Rumlow仔细地给他一粒粒系好扣子,扎好皮带,戴上军帽,最后抹平他身上的褶皱。


然后世界开始崩塌。周围的景物震颤着、嘶吼着开裂,然后化成一片片尖锐的碎片坠落。他们避无可避。Rumlow将他护在身下,挡住头部和躯干部位。他看着那些尖锐的碎片刺进Rumlow的身体,他知道那很疼,他的胳膊和腿也被刺中了。


这不对,他想,明明应该是我保护Rumlow。但他发现自己动不了了,连把金属手臂抬上去替Rumlow挡一挡碎片都做不到。地面也开裂了,他们维持着那个姿势下坠。Rumlow艰难地收拢手臂,带胡茬的下巴和柔软的唇擦过他的额头。他听见Rumlow艰难地挤出肺部的空气,吐出两个音节。


“Winter。”


然后Rumlow也裂成了碎片。他觉得一定有一片刺进了他的额头,在撕裂一般的头痛中,心口的一丝钝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在一片混沌中醒来,脑袋隐隐作痛。他一时有些空白,不知该干点什么,但旋即他看见自己身上的军装。


哦,他不是参了军要和Steve告别了?


不对,参军之后的事情也有印象,我被俘了,Steve来救我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健壮了?


他不是棵倔强的小豆芽菜嘛?


小豆芽菜……他母亲是不是刚刚去世来着?即使这时候也执拗的不肯搬来和我住啊……


又是高大的Steve,雪山、火车、飞索?我们要去执行任务吧……


我为什么想到了云霄飞车?还有更小时候的Steve……


记忆的碎片混乱地闪过,在Wanda的魔力下一一归位,最终定格在掉下火车那一瞬,和没能拉住的那只手。


这次大概死定了吧……他这么想着,却听见Steve的声音。


“Bucky?Bucky!”


他努力睁开眼睛,对上熟悉的蓝眸:“Steve?”

 

 


两年后。


Steve和Bucky继续着在世界各个角落的旅行。他们专挑那些偏僻闭塞的小地方。最开始是为了避风头,毕竟美国队长退役的消息让各大媒体和群众都疯狂讨论开来,热度甚至盖过了美国总统大选。但几个月后这个话题就逐渐被淹没在了信息的浪潮中,淡出了人们的生活。但Steve和Bucky都喜欢上了这些小地方的浓厚人情味和清静悠闲的生活。


如今他们正在意大利南部一座充斥着阳光的温暖小镇上闲逛。午饭时间已经过了,他们才悠悠然转进一家不起眼的街角小餐馆。小餐馆看起来很旧,唯一的一个服务员带着意大利式的闲散和慵懒招呼了他们。


他们相对在窗边的小桌旁坐下,闲聊着过去和现在,以及未来,脸上的笑容就像意大利午后的阳光。


过了好一阵菜终于上来,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他们边吃边继续着刚才的话题。突然Bucky插了一句:“我记得这个味道,很特别,别的意大利菜都没有这种熟悉的味道。”


Steve一愣:“世界上总会有些事物,让人一见如故吧。”


“还有一见钟情的人,就像昨晚酒吧里那个死缠着你的意大利妞,”Bucky揶揄地调侃,故意掐了个女性化的尖细声音模仿着,“我一眼就觉得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他的眼角眉梢神采飞扬,一如当年布鲁克林小王子的风范。


Steve有些尴尬的想要辩解,Bucky又趁机揭短,侃起了当年小豆芽菜的糗事。两人的调笑声填满了这个金色的午后。

 



与他们只有一张白布帘之隔的后厨里,满脸狰狞烧伤的厨师解下围裙随手甩在桌上,转身绕出后门,点起一支烟,垂下了金棕色的眼眸。


END


写在后面:红色是被九头蛇控制的冬日战士所犯下的的罪孽;黑色是吧唧在九头蛇收到的虐待折磨。对吧唧来说最不能接受的应该是作为冬日战士杀死的那些人而背负的罪吧,尽管客观上说不属于他。。

评论(8)
热度(30)
  1. 莫邪|墨辰Translucent 转载了此文字
 
 
 
 
 
 
 
 
 
© Translucent | Powered by LOFTER